残疾人家园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家园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7|回复: 1

小儿哮喘中医辩证论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注册家园结交更多朋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家园

x
  哮喘是一种以发作性的哮鸣气促,呼气延长,不能干卧为临床特征的疾患。
  哮喘包含了西医学的小儿支气管哮喘和喘息性支气管炎。前者的本质为气道慢性炎症,以气道变应性炎症和气道高反应性为特点;后者是一组有哮喘表现的婴幼儿下呼吸道感染,主要病因为支气管粘膜的高反应性在外界因素**下而出现症状。由于哮喘的发病机理迄今未明,故目前尚无理想的分型方法,仍沿用内源性、外源性和混合性。内源型又称感染或隐原型,但人们把运动、劳累、内分泌紊乱、精神因素等非感染所致的哮喘也归于此型;外源型又称过敏型;不能明确分型或介于二者之间的为混合型。上述分型虽沿用已久。但实际上内、外源型不易截然分开,且近年发现所有类型的哮喘均与IgE有关,因此该分型对临床指导意义有限。
  儿童哮喘的发病率,据全国儿科哮喘协作组1988年一1990年对27个省(市)抽样调查95万儿童,发现7422例哮喘患者,发病率介于0.11%一2。03%,平均1.0%;男女之比为1.43:1,两者差异显著。以1—6岁患病较多,起病多在3岁以内,随着年龄增加,患病率逐渐降低。发作有明显的季节性,以冬季及不定期跨季节发作为主,如春季由寒转温,秋季由热转凉,因气候骤变而诱发。95%的发病诱因为呼吸道感染,其中病毒感染尤为重要,发病有明显的遗传倾向,起病愈早遗传倾向愈明显。
  近年来,哮喘病死亡率在许多国家和地区均呈上升趋势,国内10年住院儿童哮喘病死率为0.13%一o.44%,引起哮喘死亡率增加的确切原因目前尚不清楚,但认为与哮喘诊断标准的变化、发病率增加、危重症增多,误诊及治疗不当等有关。由于本病常反复发作,迁延不愈,因此,病程越长,对小儿生长发育的影响越大。若哮喘持续发作超过24小时,对肾上腺素无效应者,称为“哮喘持续状态”,如不及时治疗中止发作,则预后不良,甚至导致死亡。若年长儿仍反复发作,则难以根除而成为终身痼疾。
  我国历代文献中均有关于哮喘的论述。在《内经》中虽无哮喘之名,但已有“上气,喘鸣”等类似本病的记载,如《素问·通评虚实论》中提出:“乳子中风热,喘鸣肩息者。”《金匮要略·痰饮咳嗽病脉证并治》中的“咳而上气,喉中水鸡声”的论述,即是对哮喘主要症状的描述,可见当时对本病以膈上伏痰为主因,以寒热之邪为诱因,及发作时的症状、治疗等,已有较全面的认识。以哮喘作为病名,首见于金元时代的朱丹溪,他对哮喘反复发作的特点,及其诱发因素、饮食护理、预防方法等,均有比较深入的认识,并提出“轻则以五虎汤,重则葶苈丸治之,若欲断根,当内服五圣丹,外用灸治……仍禁酸咸辛热之物”。这些论述,目前仍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在明代儿科著作中,有关小儿哮喘疾病的论述多数列入喘证门。如万全的《幼科发挥·喘嗽》记载“或有喘证。遇寒冷而发,发则连绵不已,发作如常,有时复发,此为宿疾不可除也……宜苏陈九宝汤主之”。鲁伯嗣在《婴童百问》中突出了精神因素,亦是致喘原因的论点,在较大儿童的发病过程中,确具有临床指导意义,与现代强调哮喘儿心身治疗的观点相吻合。清代沈金鳌在《幼科释谜》中已注意到哮喘与饮食的关系,并根据致病原因的特殊性对哮喘进行分类,将其分为食哮、水哮、风痰哮及年久哮,并强调本病具有一定的严重性,例如“肺胀朐贻,若不速治,立见危亡”的论述,对临床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此外,《杂病源流犀浊》认为“哮证大都感于幼稚之时”,与小儿哮喘发病多在3岁以内的现代临床研究相一致。
  现代对小儿哮喘的研究范围广泛,在发病机理方面,80年代以来有了很大的进展,主要有:①认识到LAR(迟发性哮喘反应)比IAR(速发型哮喘反应)更为重要;~AAI(气道变应性炎症)比平滑肌痉挛对于哮喘发病更为重要;⑧效应细胞除肥大细胞外,还有嗜酸性粒细胞,中性粒细胞和吞噬细胞;@PAF(血小板激活因子)为很重要的递质。在临床研究方面,以多种疗法治疗及预防d,JI,哮喘也有许多总结报道,这些临床研究成果提高了哮喘的临床治愈率,减少了哮喘复发率。并制定了“哮喘病诊断、疗效评定标准”。使中医对支气管哮喘病的研究,在诊断与疗效判定上有了较为统一的标准。目前有条件的单位和地区,已按照上述原则进行中西医双重诊断、辨证与辨病相结合,既注重症状、体征等宏观表现,又利用现代检测设备进行微观、定量的检查,从而使诊断和疗效标准更客观化。在实验研究方面,建立了哮喘动物模型,制定了“新药(中药)治疗支气管哮喘临床研究指导原则”,提出了主要药效学研究要求,指出哮喘的主要药效学研究应包括扶正祛邪两方面,使中医药治疗哮喘的药效原理从扶正固本、清肺祛邪及平喘等方面得到说明,并给治疗哮喘药物的筛选、剂型改革**了基础。

  【病因病机】

  一、病因
  哮喘的病因错综复杂,与外感、遗传、体质、饮食、环境、年龄、情志、劳逸等因素有关。归纳起来,常见的病因有诱发因素、遗传因素、体质因素3类。
  1.诱发因素 根据儿科临床发病的特点。其诱发因素主要有4类:①感受外邪:外邪侵袭以风寒或风热最多见。小儿为稚阴稚阳之体,机体抵抗力较差,易感受外邪。外感时邪,引动伏邪壅阻肺气,宣降失职,气逆为喘。小儿时期的感冒是引起哮喘发作的最主要原因,据流行病学调查报道,由上感而诱发哮喘者约占80%一90%,有些地区甚至高达95%。②饮食不当:《内经》早有因五味所伤损及脏腑功能的记载,若小儿过食生冷酸咸,可致肺脾受损,过食肥甘,积热成痰,使肺气壅塞不利。能诱发哮喘的食物范围很广,如蛋、鱼、虾、蟹、牛奶等富有蛋白质的食物,**期的食物过敏。以牛奶过敏的比重最大。冷食近年来也成为食物不当,诱发哮喘的主要因素之一。⑧接触异物:如吸入花粉、屋尘螨及异常气味(香水、烹调油气、香烟等)以及动物羽毛的皮屑、杀虫粉等等。④情志劳倦:精神失调和疲劳也是小儿哮喘的重要诱因之一。情志因素与生气、着急、受责、大喜、多笑、过哭等情志改变有关,精神因素诱发哮喘发作多见于反复发作哮喘的患者。疲劳过度与学习紧张及活动量过大有关。
  2.遗传因素 小儿哮喘发病有明显的遗传倾向,起病愈早遗传倾向愈明显。有资料表明,哮喘患儿有家族过敏史(包括一、二级亲属)者达85%左右。广西省流行病学调查发现哮喘患儿一级和二级亲属有哮喘病史者分别为26.2%和37.7%,单卵双胎儿同时患哮喘者也明显多于双卵双胎儿。
  3.体质因素 在哮喘发作中,体质因素起着重要作用,也是哮喘发作的重要内因,即痰湿内蕴,痰伏于肺为夙根。如秦景明《症因脉治·哮病论》云:“哮病之因,痰饮留伏,结成窠臼,潜伏于内,偶有七情之犯,饮食之伤,或外有时令之风寒,束其肌表,则哮喘之症作矣”。长春中医学院对小儿哮喘进行调查,发现100例哮喘患儿中70例有虚胖、面苍、肉松、手足热、易感、发育较差等特殊体态,且对100名具有上述体态的小儿询问,其中发生哮喘者38例。此症象谓之“痰蕴状态”,而痰的形成又与肺脾肾三脏功能失调有密切关系。
  二、病理
  1.病变脏腑在肺脾肾 肺主气司呼吸,开窍于鼻,外合皮毛,司腠理开合,肺气充足则皮肤腠理开合正常,外邪不易侵入。若肺气虚,开合失职,屏障不固,外邪袭表或内伤之邪犯肺,触动伏痰,郁于肺经,郁肺之痰随息而动,则发为哮鸣,痰郁气道肺失宣降,逆而成喘,所以哮与喘多同时发作。现代研究证实了中医的肺概括了机体的免疫防御机能。肺气虚者存在着呼吸道防御结构的损伤,纤毛柱状上皮细胞脱落变性,局部特异性及非特异性免疫功能低下,与西医认为气道上皮损伤所致的支气管高反应性在哮喘发病中起着重要作用的观点相吻合。
  脾胃为水谷之海,脾主运化,若脾虚不能为胃行其津液,则积湿蒸痰,上贮于肺;肾主一身津液,肾虚精损则失于蒸化,其阳虚则水泛为痰,其阴虚则炼液为痰。肺、脾、肾三脏功能失调,津液代谢障碍,痰湿内盛而致喘,在呼吸方面,肾有纳气的作用,久病及肾,若肾气不足,摄纳无权,气浮于上,也会产生哮喘的病变。
  现代研究亦表明,小儿肺脾气虚者与其体内组织细胞内GCR、cAMP含量低下及cAMP/cGMP比值降低等因素有关。这些因素与哮喘的发病及反复发作关系密切,实验证实,哮喘患者确有潜在性的下丘脑一垂体一肾上腺轴功能改变。
  2.病理因素为伏痰 哮喘的发病,是外束因素作用于内在因素的结果。其发病机理主要在于痰饮久伏,触遇诱因而发。当发作时,则痰随气升,气因痰阻,相互搏结,阻塞气道,宣降失常,而出现呼吸困难,气息喘促。痰饮留伏又与肺脾肾三脏功能失调有着密切的关系,痰之本水也,源于肾;痰之动湿也,主于脾;痰之处肺也,贮于肺;肺脾肾三脏虚衰,津液代谢障碍,从而导致痰湿内盛。就小儿而言,其生理上存在着肺脾肾三脏不足的特点,故亦存在着肺娇易病、脾弱易伤、肾虚易损的病理特点.小儿这些特有的体质因素,不仅反映其机体抵御疾病的能力薄弱,而且也是容易促成痰湿内蕴的主要原因,痰既易成而又因其肺脾肾三脏不足而难以速去,日久痰巢深结,酿成宿根,成为哮喘诱发的内在隐患.也是小儿哮喘发病率远比成人为多之原因。现代研究表明,哮喘患者缓解期的气道反应性仍比健康人高100t1000倍,这就是哮喘反复发作的夙根之 。
  3.病机属性分寒热 感受外邪是诱发小儿哮喘的主要因素,如外感风寒之邪,内伤生冷者,则为寒痰伏肺;如素体阳虚,气不化津,致寒痰内伏,均表现为寒性哮喘,如感受风热之邪,或素体阴虚,痰热郁结,或寒痰久伏化热而致者,则为热性哮喘。
  4.病情演变重虚实 哮喘的病位主要在肺系,发作时,病理环节为痰阻气道,以邪实为主,故呼气困难,自觉呼出为快。若病邪壅盛,深遏于肺,哮喘发作多呈持续状态。若哮喘反复发作,肺气耗散,寒痰伤及脾肾之阳,痰热耗灼肺肾二阴,则可由实转虚。在平时表现肺、睥、肾等脏气虚弱之候,如正气来复,病有转机,邪气消退,诸症告愈.但哮有夙根,触遇诱因又可引起哮喘再次发作,如此反复发作,致使正气不支,疾病迁延,缠绵难愈。

  【诊断鉴别】

  一、诊断要点
  按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内中医儿科哮喘的诊断依据:
  1.发作前常有喷嚏、咳嗽等先兆症状,或夜间突然发作。发作时喉间哮鸣,呼吸困难,咯痰不爽,甚则不能平卧、烦躁不安等。
  2.常因气候转变、受凉,或接触某些过敏物质等因素诱发。
  3.可有**期湿疹史,或有家族过敏史。
  4.心肺听诊:两肺满布哮鸣音,呼气延长,或闻及湿罗音,心率增快。
  5.支气管哮喘,血白细胞总数正常,嗜酸性粒细胞可增高,可疑变应原皮肤试验常呈阳性,伴肺部感染时,血白细胞总数及中性粒细胞可增高。
  二、鉴别诊断
  1.毛细支气管炎 好发于冬季,以2岁内婴幼儿多见,多数由病毒引起,起病急骤,有发热,呼吸增快,咳嗽,哮鸣,阻塞性肺气肿,喘憋明显,有时出现鼻煽、面色发灰、烦躁不安,有遗传倾向,过敏史不明显,喘憋来势凶猛,但中毒症状轻微,病程短,恢复快,对支气管扩张剂疗效差。
  2.*炎 咳喘并重,并伴发热、气促、鼻煽等,有感冒病史或其它热病史,发作与间歇界限不清,双肺听诊以湿罗音为主。
  3.变态反应性咳嗽 由于腺样体肥大、慢性鼻炎、过敏性鼻粘膜继发感染的分泌物所引起持续性的咳嗽,以清晨频繁而严重,常是哮喘的前期症状,大儿童用力呼气后可诱发哮鸣音,对婴幼儿,将听诊器压其胸壁,然后突然放松,常能听到哮鸣音,患儿及其家属常有过敏性疾病史。

  【辨证施治】

  一、证候辨别
  1.辨寒热 寒性哮喘气促哮鸣,痰涎稀薄,色白有沫,面觥色晦,畏寒肢冷,口不渴或渴喜热饮,舌苔薄白或白滑,脉浮紧。热性哮喘发作时气息短粗,痰黄而粘,咳痰不利,面色潮红,胸中烦热,渴喜冷饮,舌红苔黄,脉滑数。
  2.辨虚实 主要从病程新久和全身症状来辨别。实证哮喘来势骤急,气长有余,以呼出为快,胸胀气粗,声高息涌,脉多有力。虚证哮喘的特点是病势徐缓,气短而不续,慌张气怯,声低息短,动则喘促,无明显发作间歇,脉多虚细无力。
  3.辨轻重险逆 轻证虽发时哮鸣,呼吸困难,但不久能逐渐平复;重证则久发不已,咳嗽喘鸣气促,不能平卧;若哮发急剧,张口抬肩,面色青灰,面目浮肿,肢厥身冷,则为险逆之候。
  4.辨肺、脾、肾虚 哮喘在缓解期多表现为虚证,属肺气虚者,见自汗畏风,少气乏力;脾气虚者,见食少,便溏,痰多;肾气虚者,多见腰酸耳鸣,动则喘甚。
  5.辨哮鸣 从哮鸣声响的特点来辨,哮鸣如哨笛者为风邪外袭,哮鸣如水鸡声为风寒犯肺,引起内饮,内外皆寒之证;声如电锯或气粗如吼者,为痰热壅盛之象;哮鸣如鼾者为寒痰内阻;干哮少痰者,为郁火或虚火犯肺所致。
  二、治疗原则
  哮喘为邪实正虚之证,治疗应区别脏腑之所属,了解脾肺肾的主次,邪实当分寒痰热痰之不同,正虚应审阴阳之偏虚。治疗当根据“发时治标,平时治本”的原则,发时攻邪治标,去痰降气,并需辨其寒热而施治,如寒邪宜温,热邪宜清,有痰宜涤,有表宜散,气壅宜降等;发时虚实兼见,寒热并存者,治疗时又应兼顾,不宜攻伐太过。在缓解期应扶正固本。以扶脾益肾,补土生金为主,调理脏腑功能去除生痰之因,以冀减轻和制止发作,达到治本的目的。
若病程日久,发作持续不已,而出现危重症候时,当采用中西医药结合治疗。久病入络,必有瘀滞,在缓解期治疗中,可适当配合使用活血化瘀药,以改善患者因长期缺氧而形成的微循环障碍,而且可降低血清IgE水平,增强体液免疫,达到预防哮喘发作之目的。
  由于哮喘的病因复杂,故单一疗法难以奏效,而采用多途径多环节的综合疗法,除口服、雾化吸入、敷贴、针灸等方法外,还应开展序贯疗法、环境疗法、心身疗法等治疗形式,并根据支气管哮喘发病机制的新概念,将支气管哮喘的治疗重点由缓解支气管痉挛转向炎症的控制,以达到根治哮喘的目的。
  三、分证论治  

  发作期
  
  [寒饮停肺]咳喘哮鸣,恶寒怕冷无汗,鼻流清涕,痰液清稀,四肢欠温,面色淡白,舌质淡胖,苔薄白或白腻,指纹淡红,脉浮滑。寒喘在临床上多为过敏性哮喘,多见于年长儿,尤其是平素气阳衰弱之患儿。常发于寒冷季节,夜晚发作较重,诊治若不及时每可化热,辨证时要注意询问诱发原因,注意其哮鸣音似水鸡声,还应抓住形寒无汗、四肢不温、舌苔白这3个主证。
  [治法]温肺散寒,化痰定喘。
  [方药]小青龙汤合三子养亲汤加减。组成:麻黄、桂枝、芍药、细辛、半夏、五味子、干姜、白芥子、苏子、莱菔子等。咳甚加紫菀、款冬花;喘甚加葶苈子、马兜铃;哮吼甚者加地龙、僵蚕;如**痰声漉漉,大便干结,可加大黄或配服南通保赤丸。
麻黄是小青龙汤的主药,在应用时要注意表实无汗用生麻黄,表虚有汗用水炙麻黄,咳喘而无表证用蜜炙麻黄。少数人服麻黄后,容易引起心率增快,可加大甘草用量,以减少副作用。
射干麻黄汤也可用于本证。
  寒哮外感重者,可用冷哮丸以温化寒饮,因本型多为过敏所致,验方脱敏平喘汤也可应用,其组成为麻黄、钩藤、老鹳草、葶苈子、乌梅、甘草。

  [痰热壅肺]咳喘哮鸣,痰稠色黄,口干咽红,或发热面红,苔薄黄或黄腻,指纹浮紫,脉滑数。此型临床较为常见,以气逆喘急、痰涎上壅、脉滑、苔黄腻为特征,辨证时除喘急症状外,应抓住咽红、乳蛾肿大、眼鼻发痒、鼻衄便秘、苔黄4个主证。
  [治法]清热涤痰,降逆平喘。
  [方药]麻杏石甘汤合葶苈丸加减 组成:麻黄、杏仁、生石膏(先煎)、汉防己、甜葶苈、桑白皮、炙冬花、黄芩、苏子、甘草、黛蛤散(包)等。眼鼻痒者加防风、蝉衣祛风清热;热重加山栀、虎杖;喘甚加地龙、僵蚕;痰多,便秘加礞石滚痰丸(包煎),热喘久而伤阴,加当归、白芍能加速咳喘平息,有利痰液咳出。
本证还可选用定喘汤,用于哮鸣咳嗽,痰多不甚黄,苔腻脉滑者,以定喘平哮,清热而化痰湿。

  [外寒肺热]咳嗽哮鸣,恶寒发热,流涕喷嚏,咽红,口渴,痰粘色黄,舌质偏红,苔薄白,指纹紫,脉滑数。 此型即为“寒包火”型,为风寒外束,痰热内郁所致,故临床以外有风寒之证,内有痰热之邪为特征。
  [治法]散寒泄热,化痰平喘。
  [方药]越婢加半夏汤 组成:麻黄、生姜、甘草、半夏、石膏(先煎)、黄芩、浙贝母、葶苈子、莱菔子、大枣等。热重加蚤休、板蓝根,咳重加白前、前胡;痰多加苏子、桔梗;喘重加射干、枳壳;表寒重加桂枝。
  本证另可选用《圣济总录》黄芩汤。此方与越婢加半夏汤均可用于外寒肺热证,但前方主要用于外有风寒,中、上二焦邪热盛者,用时可去人参、升麻,头项不痛者去羌活;后者重点在于外有寒邪束表,肺有郁热痰浊之证。

 [虚实夹杂]哮喘持续发作,喘促胸满,端坐抬肩,不能平卧,动则喘息尤甚,面色晦滞带青,畏寒肢冷,神疲纳呆,小便清长,舌质淡,苔薄白,指纹淡紫,脉缓无力。多见于先天不足或素体虚弱之患儿,多属久哮,哮喘多年,缓解期逐渐缩短,以致消失。此证患儿每可既见面色苍白或萎黄,肌肉松软,眼神不充,咳嗽气喘,动则尤甚,喉间哮鸣,舌淡苔腻,脉细无力等气虚表现,又有外邪客肺,痰涎壅肺的标实证,虚实夹杂,以致形成难以彻底缓解的证候。
  [治法]温阻益气,降逆平喘。
  [方药]人参理肺散合黑锡丹。 组成:人参、杏仁、当归、广木香、沉香、补骨脂、肉豆蔻、麻黄、苏子,黑锡丹(包煎)等。气短声低,神疲,痰声漉漉加半夏、茯苓,动则气短难续,加胡桃肉、紫石英、诃子;阳虚明显,怕冷,汗出肢冷加附子、钟乳石;咯痰不畅而憋闷者去**加细辛、干姜;畏寒腹满者加川椒、川厚朴;痰多色白,屡吐不绝者加白果、芡实。气虚痰盛,发作频繁,发作时喉中痰声如鼾,声低,气短不足以息,可用苏子降气汤加味。

  缓解期
  
  [肺气亏虚]面色咣白,乏力,自汗,易于感冒,舌质淡,苔薄白,指纹淡,脉缓无力。本证以自汗畏风:少气乏力为特点,多于久病或疲劳后少气不足以息,常因气候变化时为外邪所乘而诱发哮喘。
  [治法]益气固表
  [方药]玉屏风散加味 组成:黄芪、防风、白术、党参、北沙参、五味子等。畏风多汗,酌加桂枝、白芍、生姜、大枣、龙骨、牡蛎;咽干,舌红脉数者可加生脉散;汗多者加浮小麦、麻黄根、牡蛎;伴有咳嗽,加百部、川贝母。本证还可用黄芪加桂枝汤以调和营卫,补气固表,适用于营卫不和,自汗畏风易感等。

  [脾气亏虚] 食少便溏,面色少华,倦怠乏力,舌质淡,苔少,指纹淡,脉缓无力。平素体质虚弱,婴幼儿期常有肌肉松弛、湿疹,喉中漉漉有痰声等脾气虚弱征象.以食少便溏痰多为特征,常因饮食不节等因素而诱发哮喘。
  [治法]健脾益气化痰
  [方药]六君子汤加味 组成:党参、茯苓、白术、甘草、陈皮、法半夏等。苔腻者加苍术、厚朴;脾阳不振,形寒肢冷便溏者加桂枝、干姜;便溏肠鸣者加怀山药、荆芥、防风炭、焦建曲。苓桂术甘汤也可用于本证,重在温化痰饮,健脾利湿。

  [肾气亏虚]动则气促,面色淡白,形寒畏冷,下肢欠温,小便清长,舌淡苔白,指纹淡,脉细无力。此型较大儿童可询及腰酸、腿软、下肢畏寒、夜尿等肾虚症状,望诊可查见方颅,肋缘外翻,或身体矮小,或头发稀少色黄少华等肾虚迹象.把握动则喘甚、腰膝酸软的临床特征进行辨证。年龄较小者,肾虚症状不明显,如果反复持续性哮喘可按本型辨治。
  [治法]补肾固本
  [方药]金匮肾气丸加减 组成:熟地、山茱萸、怀山药、茯苓、泽泻、丹皮、肉桂、附子(先煎)等。肾阴不足。加龟版(先煎)、知母、黄柏、麦冬,或改用麦味地黄丸;阳虚明显加补骨脂、仙灵脾和鹿角片。在治疗肾阳虚及肾阴虚哮喘时应注意阴阳互根及/D)L稚阴稚阳的生理特点,于阳中求阴,阴中求阳,不能单用补阳药或滋阴药,否则易造成阴阳转化,影响疗效。肾阴虚还可选用七味都气丸滋肾纳气。

  【急症**】

  哮喘持续状态
  临床表现 小儿哮喘持续发作24小时以上,对肾上腺素治疗无效应,称为哮喘持续状态。患儿呼吸困难,端坐或伏坐位,表情焦急,脉搏加快和血压上升。随着病情进一步恶化,患儿软弱,咳嗽无力,不能说话,血压急剧下降,出现紫绀,大汗淋漓,继而神志不清,可死于急性呼吸衰竭。
  治疗方法
  1.中医治法 开闭逐痰,解痉宣肺。人参lOg,附子、麦冬各9g,五味子4g,水煎送服黑锡丹1g。每日1—2次,好转即停药。
  2.西医疗法 ①吸氧:浓度以40%为宜,流量约4—5ml/min,使PaCO。保持在9.3kPa以上;②应用支气管扩张剂:a.p受体**:可用0.5%舒喘灵雾化吸入,剂量:1—4岁0.25ml,一6岁0。5ml,一12岁0。75ml,>12岁1.Oml,加蒸馏水到2ml,每隔1—2小时雾化吸入1次,病情好转后改为每6小时1次;b.氨茶碱,首次负荷量按每次4~5mg/kg bw,20~30分钟内缓慢静注,维持量为每小时0.6~lmg/kg bw,]岁内剂量减半。C.静滴舒喘灵,经上述**病情仍无好转者使用,一般剂量每次4—5mg/kg bw,速度为每分钟8pig。③肾上腺皮质激素:甲基强的松龙每次]~2mg/kg bw或氢化考的松每次5一lOmg/kg bw,每6小时1次;或**每次0.25-0.5mg/kg bw,每6小时1次;④异丙肾上腺素静滴,只限于以上治疗无效,又无插管及用机械通气条件的儿童哮喘病例。最初以每分钟0。lμg/kg bw缓慢滴入,每ml含5μg,在心电图及血气监护下,每隔10--15分钟可增加剂量,最大量不能超过每分钟4/zg/kg,bw,直至Pa02及通气功能改善,如心率超过每分钟180-200次。应减少剂量。有效病例于治疗后2小时症状缓解,此时可逐步减量,一般用药维持24小时。⑤机械通气;凡持续呼吸困难,几乎听不到哮鸣音及呼吸音,意识障碍,直至昏迷者,经吸入40%氧气,紫绀仍存在,PaCO2超过9.3kPa时,应进行辅助机械通气,必要时可加肌肉松弛药.呼吸机以定容型为佳.其它治疗尚包括镇静,维持水和电解质平衡,有感染时应用抗生素,以及祛痰、强心等综合措施。

  【其它疗法】

  一、中药成药
  1.寒喘丸 用于寒喘冷哮者.
  2.小青龙汤冲剂 用于寒邪内阻兼有表证之喘咳。
  3.复方川贝精片 用于痰喘证.
  4.小儿肺热咳喘冲剂 用于肺热实喘者。
  5.小儿肺宝 用于肺脾气虚证。
  6.小儿止咳金丹 用于肺热阴伤之喘证.
  7.固肾定喘丸 用于肾阳虚,肾不纳气之证。 .
  8.健苗咳感宁背心 用于防治反复呼吸道感染、哮喘和支气管*炎。
  二、单方验方
  1.麻黄粉0.1g,枳壳粉0.2g。大黄粉0.3g。上药研细粉后装入胶囊备用,每丸0.6g。1日3次,每次剂量视年龄、病情给予1/2丸--2丸。用于痰热喘咳。
  2.红砒3mg,明矾11.5mg,五味子11.5mg,紫河车23mg,地龙23mg,黄精23mg,制成片剂(以上为每片含量)。3—6岁每天3—5片,7一10岁每天6—7片\:分早、晚2次服,14天为1个疗程.用于小儿哮喘急性发作期。
  三、药物外治
  1.炙白芥子、玄胡各7g,甘遂、细辛各4g.上药各研细末,.加生姜汁调成糊状,分别摊在6块直径约为5cm的油纸或塑料布上,贴敷双侧肺俞、心俞、膈俞.一般贴4—6小时,如贴后局部有烧灼感,可提前取下。夏季三伏时每伏贴1次,连贴3年。哮喘发作期、缓解期均可使用。 .
  2.麻黄6g,杏仁、僵蚕、款冬花各9g,炙苏子、广地龙各12g,甘草15ga上药浓煎取汁60ml,澄清,放在超声雾化器中吸入。每次10-15分钟;用于哮喘发作期。
  四、食疗方药
  1.猪肺萝杏汤 猪肺lOOg,白萝卜50g,杏仁9g。将猪肺洗净切成小块,白萝卜切成小块,杏仁去皮尖,加水炖至烂熟后食用。用于寒性哮喘.
  2.蕺菜丝瓜汤 鱼腥草、丝瓜各50g。将丝瓜切片,鱼腥草寸断,、用常法加调料制成汤饮用。用于热性哮喘卜 .
  3.桂花核桃冻 石花菜15g,核桃仁250g,糖桂花少许,菠萝蜜适量,奶油100g。将核桃仁加水磨浆。石花菜加水250g在锅中烧至熔化,加入自糖搅匀,将核桃仁浆及奶油放入搅匀,煮沸,出锅倒入铝盒中,待冷后再放入冰箱冻结,撤上桂花,淋上菠萝蜜,切块即可食用。用于肺虚不足的虚喘证.
  4.虫草炖肉 冬虫夏草10g,瘦猪肉150g。将瘦猪肉切块,加冬虫夏草及各种调料炖服。用于肺肾两虚之虚喘证。
  五、针灸疗法
  1.体针 肺俞、大椎、风门、定喘。配穴:外感配合谷,咳嗽配尺泽、太渊,痰多配中脘、足三里,痰壅气道配天突、膻中,肾虚配肾俞、关元、太溪,虚寒配以艾条灸,虚热或合并感染者,可针后拔火罐于大椎与肺俞之间.发作期每日1次,喘平后隔日1次。10次1个疗程。
  2.穴位埋线法 用“0”号羊肠线,在上背部第7颈椎棘突至第7胸椎棘突间,背正中线旁开约1寸处,定出等距离8个点为埋线穴位,操作时,用缝皮针由上到下,如由第l点进针,到第2点出针,将羊肠线埋于穴位内,再由第3点进针,第4点出针,以此类推。用于哮喘缓解期。
  六、推拿疗法
  分推坎宫,推太阳,揉天突,按揉膻中、乳根、乳旁,揉脐,补脾土,清肺经,运八卦,掐四横纹,揉板门,掐精宁,掐五指节,按弦走搓摩,掐、揉、拿双侧承山穴,揉仆参,按揉大椎、定喘、肺俞,分推肩胛骨,拿肩井。随证加减:寒哮加推三关,按揉风池;热喘加清大肠,退下六腑,分推膻中,揉丰隆,推天柱穴,推脊;肾虚喘鸣加补肾经、肺经,摩中脘,揉丹田,按揉足三里,按揉脾俞、肺俞、肾俞。
  七、西医疗法
  对哮喘急性发作的治疗主要包括吸氧、支气管扩张剂和皮质类固醇。
  1.支气管扩张剂 临床应用时应选用β2受体**之气雾剂。目前常用剂型为定量型喷雾器,使用时需手控和吸入同步,4—5岁以下小儿可在定量气雾器与含口器中,安…储气罐,通过重复呼吸,吸人大部分药物,另外还可选用粉型气雾剂和“碟式吸纳器”。常用药物如沙丁胺醇(舒喘灵、喘乐宁),特布他林(博利康尼)等。 茶碱类药物 临床应用的氨茶碱,急性发作者如口服无效,可由静脉注入,首次剂量为4~5mg/kg bw(负荷量),以5 %一10%葡萄糖液稀释,在30分钟内缓慢注入,如已采用氨茶碱治疗(在6小时以内),应将剂量减半,以后给予维持量,有条件时应测氨茶碱血浓度。
  2.肾上腺皮质类固醇 一般选用丙酸倍氯松平控式定量气雾剂(BDA),在小儿哮喘好发季节前l一2周,或气候骤变时或罹患上呼吸道感染后立即每曰吸入BDA2~4次,每次1—2揿(每揿含BDA50t~g),每日吸入量<400μg,防治哮喘疗效较好。但由于BDA的作用发生于用药后3天,故当哮喘急性发作时应首选p受体**,待症状稍缓解后,再吸入BDA。对其它轻、中度及慢性哮喘患儿,以及对糖皮质激素依赖的哮喘患儿,BDA是一种控制气道炎症,减轻支气管哮喘发作,逐步解除患儿对糖皮质激素依赖的良药。另外还可选用抗胆碱能药,如异丙托品、东莨菪碱,以及。受体阻滞剂,如酚妥拉明等。

  【预防保健】

  一、预防
  1.增强体质,在哮喘缓解期应鼓励患儿适当参加活动,如少儿体操、广播操、散步及文娱活动等,并增加游泳活动。另外应将防治知识教给家属及患儿,调动他们的抗病积极性。
  2.避免受凉,防止感冒。在气候较冷之时,注意保暖,及时增减衣服,对鼻窦炎、扁桃体炎、龋齿等慢性病灶加以治疗。
  3.避免接触过敏原,如烟尘、**性气体、屋尘螨、天花粉等.
  4.生活规律化,饮食起居要有节制,不宜过饱,勿食过甜、过咸及生冷之品,有些患儿对异类蛋白质过敏,亦应避免食用。
  二、护理
  1.哮喘发作时应保持安静,避免精神紧张,而加重病情。室内空气要清新,注意清洁卫生。饮食宜清淡,容易消化,富于营养,要少量多次。
  2.缓解期必须注意营养,多见阳光,适当活动及参加医疗体育,练习呼吸操,锻炼腹式呼吸及游泳,以增强体质,减少发作。

  【各家论述】

  《小儿药证直诀·脉证治法》:“有肺虚者,咳而哽气,时时长出气,喉中有声,此久病也,以阿胶散补之。”
《幼科发挥·肺所生病》:“小儿素有哮喘,遇天雨则发者,苏陈九宝汤主之。如吐痰多者,六味地黄丸主之。发挥云:‘肾者水脏也,受五脏六腑之津液而藏之。入心为汗,入肺为涕,入脾为涎,入肾为精,入肝为泪。凡咳嗽之多吐痰,乃肾之**不归元也,宜补肾,地黄丸主之,加巴戟、杜仲(盐水炒)、肉苁蓉(酒洗,去甲)、小茴香(炒)、破故纸(炒),研末,蜜丸,煎门冬汤下。”
  《万氏秘传片玉心书·哮喘门》:“哮喘之症有二。不离痰火。有卒感风寒而得者,有曾伤盐水而得者,有伤醋汤而得者,至天阴则发,连绵不已。轻则用五虎汤一帖,重则葶苈丸治之。此皆一时急解之法。若要断根,常服五圣丹,外用灸法。”
  《婴童类萃·喘论》:“若,无过四症:有肺受寒邪,咳嗽而生喘者;有肺热,痰壅而上气喘急者;有食酸咸,肺经受伤而作喘者;又有病后,气虚生痰而喘急者,尤为难治。脉滑手足温者生;脉涩手足厥冷者死。若发汗如油,汗出如珠不流,哮而不休者死。”
  《幼幼集成·哮喘证治》:“素有哮喘之疾。遇天寒暄不时,犯则连绵不已,发过自愈,不须上方.于未发时,可预防之。有一发既能吐痰者,宜服补肾地黄丸,加五味、故脂,多服自愈。有发而不吐痰者,宜痰喘方。”

  【现代研究】

  一、药效学研究
  1.平喘试验
  (1)气管螺旋条法 取豚鼠完整气管段与毛细玻管相连,在药物作用下,离体气管平滑肌产生舒缩反应,可根据毛细玻管内液柱的变化来观察药物对气管平滑肌的作用。王筠默等以小青龙汤作试验,将离体气管链悬吊于内含低钠Locke氏液或Krebs—Her—Sleit氏营养液的50ml麦氏浴槽中;营养液中输入氧气静置20分后在烟鼓上描记正常收缩曲线,然后加致痉剂,以测定被试药物对气管平滑肌的解痉作用。结果,小青龙汤及其大部分组成药都可不同程度地拮抗组胺、乙酰胆碱和氯化钡等引起的气管收缩,显示程度不等的气管平滑肌松弛作用,并有抗过敏作用。
  (2)喷雾致喘法 应用恒压喷雾组胺溶液,引起豚鼠抽搐,记录“哮喘反应”的潜伏期。王筠默等利用磷酸组胺造成哮喘模型,观察小青龙汤对整体动物的乎喘作用,结果显示小青龙汤对豚鼠药物实验性哮喘有明显保护作用。陈志春等对丹参的止喘作用进行研究发现,丹参对整体豚鼠药物性喘息具有明显的保护作用。
  (3)抗慢反应物质(SRS—A)法 致敏豚鼠肺组织受抗原攻击可释放大量SRS—A,取其肺组织提取SRS—A。进行定量,按相等组胺5ng/ml的豚鼠回肠收缩高度等于lu(单位)SRS—A计算。用正常豚鼠,致敏豚鼠回肠法观察药物有无拮抗SRS—A的作用,或抑制SRS—A释放的作用。黄敬翘等以定喘宁作试验,结果显示,定喘宁能明显抑制肺、肠组织SRS-A的释放,又能直接拮抗SRS-A对回肠的收缩作用。汉防己甲素也可抑制大鼠支气管肺泡灌洗液中SRS—A的活性。
  (4)肥大细胞脱颗粒法 主要观察药物能否阻止大鼠颅骨骨膜肥大细胞脱颗粒,从而证明其抗过敏作用。许丽丽等通过测定4个组颅骨骨膜肥大细胞脱颗粒百分率,发现银杏甲素能明显抑制大鼠颅骨骨膜肥大细胞脱颗粒,其抑制程度与它们剂量呈依赖关系。陈志春等发现丹参对大鼠腹腔肥大细胞脱颗粒有明显的抑**用。
  2.免疫试验 沈海中等用噻唑蓝比色法和髓过氧化物酶微量测定法分别检测了银杏叶3种提取物x~zJ,鼠淋巴细胞活性和中性粒细胞吞噬杀伤功能的影响。结果显示,银杏叶提取物可明显增强小鼠淋巴细胞线粒体脱氢酶(P<O.001)和中性粒细胞MPO的释放(P<O.Ol一0。001),由此可见,银杏叶提取物具有提高小鼠机体免疫细胞功能的作用。苏是煌等选用昆明小白鼠40只,分成4组,分别以紫河车(I)、强的松(卫)、I和11的混合物、蒸馏水灌胃,5天后分析小鼠外周血淋巴细胞数量、T淋巴细胞比率、胸腺指数及胸腺髓质百分比的变化情况,并就部分胸腺进行了光镜和电镜观察。结果表明:I能提高正常小鼠的T淋巴细胞比率,而对T淋巴细胞总数无明显影响,Ⅱ能降低T淋巴细胞的比率,淋巴细胞的数量及胸腺指数,使胸腺体质区域扩大,导致胸腺退化, I能对抗Ⅰ引起的免疫抑**用。
  3.止咳试验 采用枸橼酸喷雾引咳法,即喷入枸橼酸溶液,观察豚鼠咳嗽的潜伏期。魏云等观察咳喘宁的药理作用,发现咳喘宁能显著延长豚鼠由枸橼酸所致的咳嗽潜伏期及减少咳嗽次数,能显著减少机械**豚鼠气管粘膜所致的咳嗽动物数.提示咳喘宁有良好的镇咳作用,且作用强度与剂量呈正相关。浓度为1.6%一6.4%范围内,能促进蛙食道纤毛的运动,提示具有祛痰作用,对豚鼠离体气管链具有松弛作用,对收缩剂.(Ach,His)也具有显著的对抗作用,提示咳喘宁具有显著的平喘作用。”,
  4.化痰试验 采用气管段酚红法,即根据酚红部分地从气管分泌排出,可以从小鼠气管段中排泄的酚红量,确定药物的祛痰效果。章鸣玉等从安徽贝母中提取出BA、PA、NA一1、NB—l和NC—Ol物,制成悬浮液,进行气管内酚红排泌量测定和气管洗出液中己糖含量的测定,结果:NB一1、BA和PA能明显提高气管内酚红的排泌量,且能降低洗出液的己糖含量。表明能促进呼吸道中水分的分泌,使痰液稀释易于排出。
  5.抑菌抗炎试验 杨运高等将《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所载方橘红丸进行剂型改革成橘红袋泡茶。并对其进行药理试验,发现该药对大鼠琼脂肉芽肿增生有明显抑**用.对*炎双球菌、甲型链球菌、金黄色葡萄球菌有一定的抑**用,对金黄色葡萄球菌最低抑菌浓度为6.25%,对*炎双球菌、甲型链球菌的最低抑菌浓度为25%。
  二、临床研究
  哮喘的临床研究,主要为内病内治与内病外治两类。
  1.内病内治 哮喘的内治根据临床症状和体征主要分为发作期和缓解期的治疗两部分。
  (1)发作期的治疗
  ·徐辉甫等将据全国儿科哮喘协作组1992年标准诊断为儿童哮喘者79例按中医辨证分型分为风寒型、痰热型、痰湿型,各型病例数分别为28、11、40。3组患儿在年龄、性别、发作程度3个方面无明显差异:P>0.05,采用平喘糖浆治疗,该方由苏子、白芥子、莱菔子、五味子、制半夏、桂枝、地龙、秦皮、桔梗各10g,大青叶30g,按常规煎煮浓缩而成,每ml含生药lg。服药方法:<1岁者10ml/次,l一3岁者15ml/次,3—5岁者20rnl/次,每日3次,>5岁者20ml/次,每日4次,1周为1个疗程,治疗期间停用抗生素、平喘药及激素。结果:临床控制28例,好转40例,无效11例,有效率86%,其中痰湿型疗效明显优于风寒型和痰热型,P<0.05。
  ·朱鸿铭等针对,小儿过敏性哮喘的发作期,运用自拟的脱敏止喘汤进行治疗,共观察病例62例,其中男39例,女23例,年龄2。5一13岁,发病时间1—60天不等,本次发作用过解痉、抗菌等西药无效,而尚未使用激素、抗过敏、喷雾等药物。脱敏止喘方由麻黄3.5g,苍耳子、辛夷、僵蚕、炒杏仁、紫菀、款冬花,地龙各6g,蝉蜕、炙甘草各4g,射干4。7g(以上为3岁儿童量)。每日1剂,.水煎2次,共取150ml,分3次服。结果:显效38例,有效2l例,无效3例,总有效率为95.1%。62例中服中药最少9例,最多45剂,6剂见效者59例,平均21剂。”
  ·赵国发则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婴幼儿哮喘,并设立西药治疗对照组。将100例哮喘患儿随机分成中西医结合组(中西组)和单纯西药组(西药组)各50例。西药组用氨茶碱每次4—5mg/kg bw,每6--8小时1次口服,严重者改静脉滴注,异丙嗪每次0.5一lmg/kg bw,口服或肌内注射,每天1—3次,酌情加用抗生素、激素等。中西组在此基础上加用自拟三拗汤合二陈汤加味;炙麻黄、炙甘草、五味子各3—6g,杏仁、半夏、陈皮、茯苓、僵蚕、桃仁、厚朴、紫菀各6—9g,苏子9—12g,每日l剂,水煎取汁loo一150ml,分4—6次服完,5天为1个疗程。结果:中西组显效率72%(36/50例),总有效率84%(42/50例);西药组显效率54%(27/50例),总有效率68%(34/50例);两组比较差异无显著性意义(P>0.05)。但在控制咳嗽、喘息、罗音吸收、缩短疗程及复发次数(追访1年)方面,中西医结合组明显优于西药组(P<0.01),随访1年,中西组发病次数少于西药组(P<0.01)。褚东宁等为了进一步探讨中药对支气管哮喘的治疗机理,从自由基生物医学的角度,观察了清热定喘汤治疗支气管哮喘前后患者的红细胞超氧化物歧化酶活性(ESOD)和血浆过氧化脂质(LP0)的变化,共观察患者70例,其中成人组40例,,bJL组30例。清热定喘汤由白果、麻黄、苏子、杏仁、桑白皮、黄芩、半夏、款冬花、葶苈子各10g,生石膏、鱼腥草各30g,甘草5g为基本方。小儿药量酌减l/2—1/3。每日1剂,早晚分服,2周为1疗程,治疗期间停用抗生素、平喘药及激素2周。红细胞SOD测定方法为邻苯三酚自氧气法,血浆LPO测定参照内藤周华氏的硫代**酸比色法.初诊时采血检测,经清热定喘汤治疗1个疗程后采血复查。结果:成人组与小儿组临床控制分别为10例、17例,显效为21例、12例,无效9例、1例。小儿组总有效率明显高于成人组(P<0.05)。哮喘发作期,患者SOD活性明显降低,LPO值增高与各自健康对照组比较有非常显著差异(尸<0.001),治疗后LPO值显著降低(P<0.01),恢复至健康入水平。小儿组治疗后SOD活性有显著升高(尸<0.05),成人组SOD虽有上升,但无统计学意义(户>0.05)。
(2)缓解期的治疗 何举纲等对180例哮喘儿童缓解期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并对其中50例在缓解期治疗前后测定细胞和体液免疫。他们用最少量西药(强力氨喘通、氨茶碱为主)口服控制哮喘发作,同时加服中药四君子汤(党参、白术、甘草各10g,茯苓15g),哮喘控制不理想者,去党参,加百部、紫菀、桔梗各10g,或法半夏9g;盗汗、纳差加北黄芪、山楂、麦芽、怀山药各15g,鸡内金10g,每日1剂,水煎服,连服6个月或6个月以上,并肌内注射胸腺素5mg/次,每周2次,4—8周后改为每周1次,连续注射3—6个月。哮喘控制后,停用治喘西药,续用中药和胸腺素再治疗3—6个月。全部病例均连续观察治疗2个疗程(3个月为1疗程)以上。上述治疗均完成后,追踪观察1年以上。结果:临床控制工53例(85.000),显效工9例(10.56%),好转8例(4。44%)。治疗前后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指标比较,治疗前CD。、CD,、CD+/CD。、CD、。分别为:44.62%士12.89%、24。56%土7。08%、1.270士0。46%、16。84%士4.88%;治疗后依次为51。34%士8.90%、30.78%士4.08%、1.56%士0.28%、25.06%士3.82%。治疗前后比较,P均<0。001,CD。变化不大。治疗前IgG、IgA分别为9.05土2。84mg/ml、0.94士0。32mg/ml,治疗后依次为9。57士2.28mg/ml、1.02士0.28mg/ml。治疗前后比较, P均<o.01,IgM变化不大。(1‘,沈自尹等用附片、仙灵脾、生地、熟地、菟丝子、补骨脂等组成的温阳片预防哮喘的季节性发作,从1957年一工992年间,共计选择1008例连续3年有季节性发作的哮喘患者,其中16批722例为温阳片组,11批286例为对照组,进行预防哮喘季节性发作的观察。结果:温阳片组的显效率范围为57.7%一86.9%,而对照组(服用空白片,少数为小青龙汤)为5%一22.6%,两者比较有显著差异(尸< 0.01),其中142例随访6年,显效率达56.3%,防治时间越长,疗效越显著,越巩固,停药2—4年仍保持一定疗效。并研究发现补肾法可影响哮喘患者的血清IgE水平、T抑制细胞功能、组织胺释放、p受体功能及气道反应性等变态和非变态反应的多个环节,显示了补肾方药的整体调节优势。林恩尧等采用中西医结合方法治疗支气管哮喘也取得明显疗效,他们采用口服死卡介苗与虎耳草素各50mg,每次1片,3个月为1个疗程,共观察301例,并设对照组30例,对照组用死卡介苗片(每片含死卡介苗100mg),服法、疗程同治疗组。结果:两组在治疗后1年有效率分别为81.4%和80%(户>O.05),停止治疗后继续观察2年以上,有效率分别为78.16%和80。77 oA(尸>O。05),说明两组近、远期疗程相近,治疗后患者淋巴细胞绝对值、IgG、IgA升高,植物血凝素和O了试验增强,而C。明显下降,提示死卡介苗与虎耳草素合用可提高机体的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功能。
  2.内病外治
  (1)针灸疗法 邵经明等运用针灸治疗188例,并进行了临床观察及实验研究。针治主穴:肺俞(双)、大椎、风门(双)。随证配穴:外感配合谷;咳嗽配尺泽、太溪;痰多配中脘、足三里;痰壅气道配天突、膻中;虚喘配肾俞、关元、太溪;心悸配厥阴俞、心俞;口干舌燥配鱼际。儿童用1.6cm长毫针,刺入0.6一lcm,少留针,**采用点刺不留针。发作期每日1次,喘停止,改为隔日1次,10次为1个疗程,虚寒患者加艾条温和灸,阴虚内热或肺部感染者加拔火罐,并进行了血液流变学检查。结果:显效72例,有效101例,无效15例,总有效率92.02%,治疗后红细胞压积、全血低切比粘度明显降低,(P<0.01)与正常值比较,无明显差异(P>O.05),全真一0L高切比粘度**后明显降低,但仍高于正常值,还原比粘度**后较前有所下降。
  (2)割治疗法 彭倩采用割治疗法治疗支气管哮喘,割治部位有3处,第1切位在手掌第2、3掌骨间,掌指关节后约0.5寸(同身寸,下同)处,与落枕穴相对;第2切位在手掌第3、4掌骨间,掌指关节后约0。5寸处;第3切位相当于鱼际穴处。割治部位常规消毒局麻后,用手术刀纵行切开皮肤0.5一lcm,用止血钳分离切口,剪去少量皮下脂肪组织,然后将止血钳伸入切口进行**,使病人有酸麻、胀感并向一定方向扩散。施
术完毕后覆盖消毒纱布,包扎固定即可。1周割治1次,每次选1个切位,两手交替。共治疗68例,治愈2例.显效28例,有效30例,无效8例,总有效率88。2%。
  (3)贴敷疗法 蔡丽娜等用天灸法治疗哮喘病。药物**:生白芥子12%,炒白芥子18%,细辛30%,延胡索、甘遂各15%,粘香工0%。将以上药物搅匀后,共研细末,调以老姜母汁搅拌成膏,捏成直径2.5cm厚0.5cm的圆形药饼。每人每次另加麝香0.3g于药膏上方,使用中先将鲜姜切片推擦背部穴位皮肤,以发红为度,加强药力渗透。后将药膏贴在肺俞、心俞、哮喘穴上,留药时间2,--,24小时。药贴后有灼热感,以病人可忍受为度。贴药时间:每年农历三伏日。结果:临床控制79例,显效70例,有效188例,无效40例,总有效率87。8%。
  (4)穴位注射法 吴瑞华等运用中药穴位注射对防治儿童哮喘进行近、远期疗效观察,病例选择有“哮喘样”反复发作2年以上,临床诊断为哮喘,年龄为4—12岁小儿共32例。其中按中医辨证有热象或偏阴虚者为生地组,16例;有寒象或偏阳虚者为附子组,16例。上两组分别用生地液(每ml含生药lg)和附子液(每ml含生药1.5g),于哮喘易发季节一一4、5、6、9、10、11月份作穴位注射。取穴足三里配丰隆,或足三里配天府。选4、5号针头,直刺皮肤深处0.5寸,提插后注入上药,每穴lml,生地组用生地液3次后交替使用1次附子液,附子组反之.结果显示:近期疗效总显效率40.63%,总有效率90。63%;远期疗效(治疗后1年),临床控制18例(51。4%),显效9例(25.7%),好转7例(20%),无效l例(2.9%),1例因离开本地未能随访,总显效率77。l%,总有效率97.1%。




发表于 前天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内病外治比较安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家园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残疾人家园 ( 浙ICP备14028482号-5 )

GMT+8, 2021-1-17 22:5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